北漂難 北漂群演更難
漫畫/薑宣憑
  華西都市報:五光十色的演藝圈,讓許多年輕人嚮往。考不上專業表演院校,橫漂、北漂成為許多人的選擇。不過在華西都市報記者的調查中發現,許多黑心經紀公司打著月入數千元的招牌,卻佈下環環相扣的圈套,騙財之後,連劇組的大門向哪邊開都不知道。
  沒有考上中戲、北電、上戲等影視表演科班,但是顯然五光十色的演藝圈,並不能阻擋用各種方法追逐明星夢的人前赴後繼,於是我們看到王寶強這樣蹲北影廠門口,蹲成一線電影主角的成名奇跡。通常情況下,我們將這個群體稱為橫漂、北漂……真正成名的,萬中選一恐怕都還嫌多。
  前段時間,一則假導演以選演員為名,對多名女子騙財騙色的新聞曝光。群眾演員這個特殊行業又再度吸引外界關註。究竟當一名北漂演員,能掙到多少?他們遭遇過什麼潛規則?華西都市報記者在歷時半個月的採訪中,對北漂演員、北京影視公司、導演等對話,揭開他們的生活狀態。
  現身說法“騙局環環相扣,防不勝防”
  北漂群演小軍:講述 2年前被騙經歷
  如今,隨便上網一搜,輸入“演員招聘”這樣的關鍵字,立刻會彈出一大批信息。“群眾演員:80-200元/日;跟組演員:3500-6000元/月”,而且當中還特別註明無須經驗,可與簽約劇組長期拍攝,而且當中還非常誘人的寫著包食宿。而事實上,在具體操作中,卻藏有太多貓膩,稍不留神,你就可能掉入招聘方精心設下的陷阱。
  上當:1000元押金打水漂
  在圈內演員副導演的聯繫下,華西都市報記者找到了一名北漂群眾演員小軍,他向記者講述了兩年前他是如何被騙走1100元錢的往事。
  當時小軍通過網上一家招聘公司,獲悉某劇組正在招群眾演員,每天可以掙50元。隨即他前往該公司面試,工作人員稱他的形象很符合,但需先繳1000元押金,“他們說是怕我臨時不去,所以需要先交錢。”隨後小軍交了錢,拿到一張收據,公司承諾到了劇組憑收據退錢。
  第二天,小軍再次來到這家公司,原本說好回來接他去基地的車卻沒有了,“他們說劇組前一天拍夜戲,大家都沒休息好,所以讓我自己去,到時有人來接我。”見小軍產生懷疑,工作人員當著他的面給一個副導演打電話,說明瞭情況。坐了兩個小時公交,小軍到達懷柔後,果然有一輛車來接他。但車卻沒有進影視基地,而是開到一個小飯館前停下了,“那個司機說,現在飯館見副導演。不過有100元的車費,讓我先交,找到副導演後會退給我。”
  交了錢的小軍進入小飯館,眼前一幕讓他有些不安:幾個小年輕手裡玩著甩刀。過了一會一名自稱副導演的人來到飯館,見到小軍就讓他先把收據給他,說是要給劇組報賬。但接下來的對話卻讓小軍覺得自己上了當,“他說現在劇組說不定什麼時候有角色,讓我先乾一個月端茶遞水的工作,隨時有角色就可以上。但是要再交1000元的押金。”
  恍然大悟的小軍驚覺自己上了當,藉口自己家裡有事,獃不了那麼長時間,才逃離飯館。
  報警:沒證據不了了之
  小軍說他後來也有去報案,但是警察說如果他有收據,還可以陪著他去把錢討回來。但如果什麼都沒有,也愛莫能助。小軍說:“當時警察還跟我說,之前有一個女的去報案,被騙了幾萬,最後也不了了之。”
 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,某演員副導演說類似像小軍這樣的經歷,其實經常會在影視基地發生:“我們只對劇組負責,其他的情況我們管不了,也沒辦法管,這裡面情況很複雜。”
  對於這樣的情況,有記者在採訪北京法律援助中心時,工作人員稱群眾演員在跟黑經紀公司簽訂臨時協議時,已經構成了雇佣關係,但關鍵是應聘者有沒有相關協議在手。如果沒有,雖然對方的實際行為構成違約,但很難通過法律途徑維權。她也勸告應聘者在繳納任何費用時,應該提高警惕。
  群演
  
  “漂”法靠譜的:全靠朋友帶
  因為對於大多數人來說,要想在北京每年能有固定的劇組跟,演上角色,通常有兩個捷徑:一是在橫店熬過一段時間,跟一些演員副導演熟悉之後,選擇到北京發展;另外則是有混得不錯的朋友帶著,而這也是最普遍的情況。
  北京巨峰文化的宣傳總監李先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,而對於我們經常在媒體上看到,在拍攝基地門口蹲點的人,“這大概就是最沒有辦法,也只能用這個最直接的方式去尋找角色。”
  冒險的:上萬元培訓班
  在北京充斥著大小不一、參差不齊的影視培訓公司,打開他們的網站,全是一部部家喻戶曉的電視劇、電影的海報,均被冠以“合作作品展示”。
  不過要想通過這些影視公司踏入劇組,唯一的敲門磚就是錢。記者點開一家名為“星幹線影視專才培訓基地”的網站,唯一名導演參與培訓;中國最優美培訓教室;直接進劇組等宣傳詞占據熒幕。當把頁面滾動到培訓價格表,你大概會明白為什麼會有這麼吸引人的宣傳詞:影視表演基礎班學期3個月,學費為19800元;影視表演系統班則為 6 個月,學費為39800元;至於明星版,學期同樣是6個月,學費達到咋舌的89800元。
  這麼多錢,能學到什麼?怎麼學?記者以報名者的身份致電該校,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稱,他們所聘請的都是曾是專業表演者,或者是影視圈導演、製片人等進行授課。面對記者最關心的畢業後就業問題,工作人員打包票:“放心,畢業後直接進劇組實習,我們之前就會簽訂就業協議。”
  住農村小院常被群頭訓斥
  在懷柔影視基地附近,周圍的農村院落成了群眾演員的棲身之地。一名群演爆料入住大院時,需繳納包括食宿費、管理費、拍攝基地門票費等共計2700多元。雖然說的是一日管三餐,但每天都是固定不變的辣椒醬和麵片炒白菜,而且只有中午一頓。
  雖然標榜有3000元的底薪,但都是按上戲天數算錢的,一天50-100元,管院(也稱群頭)按人頭提成,最後到群眾演員自己手裡最多30元。但即使是這30元的上戲工資,群演去領時也會遭遇百般刁難。許多群眾演員甚至有時候入不敷出。
  而且在這些大院里還有差不多都有五六名管院的,這些人大多數是懷柔本地的無業人員,一旦群演“不聽話”,違抗管院的意思時,他們便會濫施暴力,打到這些群演服氣為止。如果群眾演員想走,可以!但是錢就別想要回來。很多人交了不菲的食宿管理費後,只讓拍幾天戲,就會被管院以訓斥打罵的方式逼走,預先交的數千費用也只能是打水漂。
  華西都市報記者任翔立即評
  人生的選擇不止一個
  就像許多人會經常問我一樣,你可以看到那麼多明星,真爽!每次聽到這樣的話,我也只能笑笑。編織夢想是每個人的權利,特別是演藝圈,因為它的華麗,萬眾矚目,你有時候無法抗拒它的吸引力。兩年前,我到橫店採訪吉思光事件,與橫漂們深入接觸一個月,幾乎我採訪的每個人都說苦、累。但問他們準備漂到什麼時候,他們卻總是沉默,“跟那麼多明星拍戲,挺高興的。”
  對於“有志者,事竟成”這句話,在演藝圈是不成立的,他充斥著太多的不確定,不可靠,甚至是不光彩的幕後。人生的選擇不止一個,或許你去嘗試過,足矣!
(原標題:北漂難 北漂群演更難)
創作者介紹

裝潢後清潔

as07asmp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